沉溺过去太不明智,生活也不止有一种选择

栏目:高考 来源:河南法制报官网平安河南 时间:2019-09-28

刚刚过去的4月,娱乐圈曝出了不少出轨新闻,我想写写“出轨”这个话题,就看了几本与之相关的心理类书籍。

但这些书籍有个共同点:它们对出轨的原因解释得超级清楚,但对遭遇出轨的夫妻,要如何修复关系,或者出轨方,被出轨方,如何在出轨事件后自处,提供的操作方法要么语焉不详,要么无法操作。

比如《外遇,可宽恕的罪》这本书的作者给出的解决办法是:

如果是原生家庭亲密关系的问题造成的出轨,除了出轨者本人要接受心理咨询之外,最好是父母也能接受咨询。

如果是情感需求未得到满足造成的出轨,最好说服配偶一起接受心理咨询。

这个方法没错,治标又治本,但是想想就知道,要说服父母和配偶一起接受心理咨询,大家共同追溯过去,难度不是一般的大吧。

正如《选择理论》的作者威廉·格拉瑟所说:“过去发生的痛苦事件与我们今天的生活有很大关系,但是回顾痛苦的过去对我们没有什么帮助,我们现在需要做的是改善当前的重要关系。”


沉溺过去太不明智,生活也不止有一种选择



也就是说,我们需要一种新的心理学,与传统的经典精神分析相比,它教我们关注当下,而不是过去。

电影《廊桥遗梦》就讲述了一个出轨故事。

女主角弗朗西斯卡住在乡村,生活单调孤寂,她在丈夫带子女出门的4天里,邂逅了摄影师罗伯特。

罗伯特的经历,唤起了弗朗西斯卡少女时代的梦想,她心动了,出轨了。

4天过后,弗朗西斯卡的丈夫就要回来了,罗伯特鼓励弗朗西斯卡和他远走天涯,但弗朗西斯卡选择了家庭和责任,放弃了罗伯特。


沉溺过去太不明智,生活也不止有一种选择



但罗伯特走后,弗朗西斯卡的心就死了,她陷入了抑郁。

如果按照传统心理学的做法,咨询师恐怕要从弗朗西斯卡的原生家庭的关系模式入手,搞清楚她出轨的真正原因,帮助她明了自己的情感需求。

这是个漫长的过程,没个一年半载见不到成效。

如果运用选择理论,这件事情并不难解决。

选择理论的创始人,也是《选择理论》这本书的作者威廉·格拉瑟认为,我们是出于实用目的而选择去做我们所做的每一件事的,包括感受痛苦。

也就是说,弗朗西斯卡的抑郁,是弗朗西斯卡自己选择的。

她选择抑郁是为了逃避痛苦,逃避她想要过一种全新生活,但希望渺茫的痛苦。

实际上,弗朗西斯卡的生活一直被别人控制着,起初是丈夫理查德,理查德把她困在了农场;然后是罗伯特,罗伯特一阵风一样掠过弗朗西斯卡的生活,带走了弗朗西斯卡的希望。

但弗朗西斯卡有能力控制自己的生活。


沉溺过去太不明智,生活也不止有一种选择



为了让读者明白选择理论的要义,威廉·格拉瑟虚构了一场针对弗朗西斯卡的咨询。

威廉·格拉瑟要弗朗西斯卡将关注点放在自己身上,而不是理查德,更不是罗伯特,罗伯特已经属于过去了。

当弗朗西斯卡将注意力放在当下,放在自己身上时,她内心中的需求和欲望就复活了。

她不再关注“爱与忠诚”的冲突,而是关注那些能让她感到幸福,那些能改变她生活方式的选择上。

比如,威廉·格拉瑟问她,你想回意大利看看吗?弗朗西斯卡当然愿意回意大利探亲,但是她丈夫理查德总是说,他们负担不起这笔费用。

威廉·格拉瑟告诉她,没有人能让她痛苦,只有她自己能这样做。

他建议弗朗西斯卡离开乡村去市里找份工作,销售或者什么的。这样,弗朗西斯卡自己就可以负担费用,就可以实现省亲的愿望。

弗朗西斯卡告诉威廉,她受过大学教育,以前是一位老师,她希望能找到教师工作。

关注当下,行动起来,弗朗西斯卡的抑郁症状就减轻了。


沉溺过去太不明智,生活也不止有一种选择



选择理论不止可以应用在夫妻关系上,还可以应用在亲子关系、师生关系以及管理者和员工间的关系上。

其实,选择理论是一种“内部控制心理学”。这种说法是相较于传统心理学的“外部控制”特点的。

在威廉·格拉瑟看来,“外部控制心理学”有一个简单的操作性前提:当对方做错事的时候,我们就惩罚他们,这样他们就会做我们认为正确的事情了;然后奖赏他们,这样他们就会继续听从我们的“指挥”了。

“外部控制心理学”的本质就是“控制”。

控制主要表现在四个方面:

你想别人去做他们不想做的事;他人试图让你去做某些你不愿意做的事;你和他们都试图让对方做彼此不愿意做的事;你强迫自己去做非常令人痛苦甚至是不可能完成的事。


除了第四条之外,前三条都与人际关系有关。

但威廉·格拉瑟也说,人们很少将“控制”用在朋友身上,因为人们知道朋友是他们长久幸福的源泉。

所以,威廉说,学习选择理论的一个好办法,就是仔细看看你是如何对待你最好的朋友、老板以及大多数陌生人的。


沉溺过去太不明智,生活也不止有一种选择



威廉·格拉瑟曾用选择理论给一个被青春期的女儿气得头疼的母亲做过咨询,帮助她成功修复了母女关系。

这位母亲是位成功的职场人士,她因为女儿从不整理厨房而生气。

当她上了一天班,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看到女儿懒懒地躺在沙发上看肥皂剧,厨房里堆着攒了一天的脏盘子时,她就开始生气。

但生气并不是她头疼的原因,她头疼的原因是她意识到生气没用。

因为她此前通过大吼大叫、责骂、训斥,甚至扇耳光,扣零花钱,都没有让女儿变得更好一点。她还担心女儿的男朋友会伤害女儿。

很明显,采用“控制女儿”的方式,没有任何成效,还使亲子关系恶化到几乎破裂的程度。

威廉在咨询过程中设法让这位母亲明白:她没有控制女儿的权利,她只能控制她自己。

威廉问她:“你会对一个让你头疼的客户做什么呢?”

这位母亲回答:“客户很重要。”

威廉问,难道客户比你的女儿重要吗?

她失声痛哭,她不会控制客户,但她正严厉地控制着女儿。

威廉·格拉瑟建议她放弃暴怒,忘记脏盘子,和孩子一起在沙发上安静地看电视,坚持3天,看看效果。

这位母亲照做了,一个星期内,她叛逆的女儿就开始洗盘子了。

如今母女两个人可以坐下来,一起看电视。

她的女儿也坦诚地告诉妈妈,她男朋友的确在给她施加性压力,但她知道该怎么做,她还没那么喜欢他,不想与他做爱。

选择理论的核心就是不要去“控制”。对孩子尽力去爱,但不要把爱与任何特定行为联系在一起。向孩子表示:你爱他们,无论他们做什么。


沉溺过去太不明智,生活也不止有一种选择



《选择理论》里有理性情绪疗法和存在主义疗法的影子,也有一点“焦点解决疗法”的影子。

“选择理论”注重“短平快”,关注症状、关注当下、关注有心理问题的患者能改变的、能实现的想法。

这种心理学,不独心理学专业的人能够理解运用,普通人在理解了它的精髓之后,也可很好地使用起来。

而这也正是威廉·格拉瑟创建“选择理论”的初衷,他希望创造一种简单易懂 ,任何想学习的人都能学会,而且方便应用和实践的心理学。

值得一提的是,这本书的译者郑世彦是存在主义取向的心理咨询师。因为“选择理论”和“存在主义”在理念上很相似,所以他翻译得很专业。

更难得是,郑世彦是个很负责任的人。与大部分外文翻译图书,满篇长句子,词不达意不同,《选择理论》这本书,语言平实顺畅,几乎看不出翻译的痕迹,就像咱中国人自己写的书,很亲切。

翻译为这本书增色不少。


梵高的二维星空:有书智库签约作者,二级心理咨询师。

相关文章
评论
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